西安发现我国古代最早五桥并列遗址的是

西安发现我国古代最早五桥并列遗址

朱雀大街五桥并列遗址中东起第二座桥基的南壁正视图。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供图

西安发现我国古代最早五桥并列遗址

朱雀大街五桥并列遗址考古遗迹正射影像总图。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供图

本报西安1月14日电记者张哲浩、李洁14日从陕西省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获悉,考古人员在配合小雁塔历史文化片区综合改造项目中,发现了横穿朱雀大街的水渠及渠上5座桥梁基址,这是目前经考古发掘出土的我国古代最早的五桥并列遗址。

自2021年5月以来,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在小雁塔西北角工地开展考古发掘工作,至今已发现隋唐长安城朱雀大街、外郭城第七横街、横穿朱雀大街的水渠及渠上5座桥梁基址、朱雀大街东侧水沟及其上与第七横街相通的两座桥梁基址、安仁坊西北墙角、角门及其外侧水渠上的砖砌涵洞遗址,还发现明清时期荐福寺西北角院墙、围沟及院外两处骨灰瘗埋遗迹。出土各类文物350余件,包括陶器、釉陶器、唐三彩、瓷器、铜器、铜钱、铁器及建筑构件等。

中国古代以向南为尊,帝王面南而坐,南面称王,北面称臣,皇宫也是坐北朝南,因此,南面的朱雀门,是当时等级最高的门。“隋唐朱雀大街是连接皇城朱雀门与外郭城明德门的南北向大街,是隋大兴唐长安城的中轴线。”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研究馆员张全民介绍。

此次考古,发现了朱雀大街东侧水沟,确认了朱雀大街的东部边界,并在工地范围内揭露出朱雀大街遗址残宽达101米。在朱雀大街中部,分布有密集的南北车辙遗迹,东部临近第七横街处发现有密集的南北、东西向车辙交错遗迹。在这条水沟上,还发现连接朱雀大街与外郭城第七横街的两座桥梁基址,可见成排的木柱遗迹以及沟壁残存的包砖。

在横穿朱雀大街的东西水渠上,考古人员发现5座东西并列的砖砌桥基,皆为南北走向,等距离排列。桥基下的渠岸两侧叠涩砌砖,砖基与渠岸之间开挖有生土槽,其下铺设石础,上原安置木柱,建有木桥。居中桥基最宽,桥基北侧发现5个础石遗迹,其中尚存3个。两侧4处桥基略窄,完整者南北两侧各存4对础石。据考古实测,中桥恰位于隋唐长安城朱雀大街的中轴线上,与明德门五门道的中门道南北相对。

作为唐长安城的主干线,朱雀大街到底有多壮观?据《长安志》等文献记载,朱雀大街的宽度——广百步,折合今天150米。根据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考古勘探资料,朱雀大街的宽度达150米至155米。根据本次发掘的中桥位置及与朱雀大街东侧水沟边界的测量,结合近年来考古发掘成果,考古专家推算朱雀大街的实际宽度大致为130米左右(不含路沟)。

宽阔的朱雀大街,是当时长安城唯一一条可以进入长安内城的大道,来自世界各国的使臣与商人都要从这里进入长安城。威严壮阔的朱雀大街上留下了各国无数友人的足迹,见证了那个时代万国来朝的盛大景象与灿烂辉煌。

本次考古还发掘出隋唐安仁坊西北角墙基,在安仁坊北墙发现一座角门遗址,门外水渠上发现砖砌涵洞。根据涵洞使用的手印砖等材料,推测大致为盛唐以后。

安仁坊位于皇城之南,据文献记载,本应仅开东西二门。因其西北隅唐时为荐福寺浮图院,院门北开,正与荐福寺寺门南北相对。本次发现的角门形制简单,应是荐福寺的一处便门,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唐代荐福寺布局和里坊制度的发展变化。

朱雀大街五桥并列遗址位于皇城朱雀门外1200多米外,与朱雀门和明德门遥相呼应,体现了都城礼制的最高等级,对于隋唐长安城形制布局及礼仪制度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。这也是目前经考古发掘出土的我国古代最早的五桥并列遗址,是明清都城中轴线上设置五桥的发端,也是中国都城礼制文化起源、传承和发展的实物见证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芒小种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hgg.net/shenghuobaike/14280.html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【食趣网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hgg.net/

(0)
上一篇 3天前
下一篇 2天前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